拉康的分析者們

精神分析的傳遞是通過個人分析——即深入自己的無意識,而非看書能成就的,那麼,是什麼人在拉康那裡接受過精神分析呢?
拉康後期分析者如此之多,每天會談給予每個人僅能5分鐘,然而,無意識的脈搏迅速地搏動著,有個女分析者這麼說:在拉康那裡,分析又快又硬又粗暴,但是效果很好。(出自《拉康那兒的妙語》,作者Jean Allouch還用心地給我們提到這些詞是法國人用來形容做愛的。)

以下,是我收集的一些材料,通過網絡或者著述,分析家是不會說誰在自己那裡分析的,這些都是他們自己在各種場合公開的,就如同薩科齊的老婆卡拉•布魯尼在巴黎第八大學精神分析系主任G Miller 歐洲一台的2009年10月14日的電視採訪節目中向全世界人道出的那樣;以下的這些活生生的人們,也像布魯尼一樣,他們都曾在拉康的分析室里絮絮叨叨,回憶、幻想、質疑、控訴、懷恨、哀悼、迷失、孤單、沈默、焦躁不安、失聲痛哭,甚至憤憤而去,體會那生命的無常與惆悵;


拉康的分析室

雖然知道會驚訝,但自己做了這番調查後,還給震了一番,這是無意識思想搏動給予的一擊,而在中國,我知道,我們的時代尚未到來(!)。

Antoine Vergote,比利時牧師,神學家,心理學家,精神分析家,魯文天主教大學教授

Antoinette Fouque (born October 1, 1936 as Antoinette Grugnardi), 法國精神分析家,女性解放運動倡議者

Anzieu Didier (8 July 1923, Melun - 25 November 1999, Paris) 著名法國精神分析家,著有《弗洛伊德的自為分析》對弗洛伊德在與弗里斯通信和自己的夢的分析給出了獨到的研究——即第一位精神分析家並非沒有接受過個人分析的,不是突然冒出來的,他提出「皮膚自我」等概念,著述甚豐,獨成一派,其母是拉康精神病博士論文中著名的自罰性妄想狂:艾梅個案,當然,他在拉康那裡做分析的時候尚不知道這回事兒(分析時間:1949-1953);

Benoît Jacques,1958年生於布魯塞爾,插圖畫家,藝術家:

Didier-Weil, Alain; 精神病學家,EFP的成員,分析家,塞納精神病院前醫生,曾獲得法國精神病學革新獎,編撰十多部著述,1968年找拉康分析,並一起工作15年(分析到督導);


個人網站:http://www.alaindidierweill.com/ 聯繫郵箱:info@alaindidierweill.com

Dora Maar (November 22, 1907 – July 16, 1997)法國攝影師,畫家,詩人,畢加索的情人;

Eric Laurent,世界精神分析協會前主席,法國當今著名拉康派精神分析家,Gorog夫人認為是最懂拉康著作的人,在精神病和孤獨症上多有著述,他曾提到,在拉康那裡分析讓他感受到的是:「他非常清楚話語對分析者的分量!」

分析室地址:14 rue Saint-Roch,paris 75001,電話:0144589868;

François Perrier (1922–1990)拉康的鐵哥們,法國醫生精神病學家和精神分析家,跟隨拉康多次被開除,創立新學會,也是拉康與後拉康時代的領軍人;

找不到單張的,左邊是超級思想誘惑者:雅克 拉康,中間是Leclaire,右邊是François Perrier 。

Françoise Giroud, 生名: France Gourdji (21 September 1916 in Lausanne, Switzerland and not in Geneva as often written – 19 January 2003 inNeuilly-sur-Seine)編劇,記者,作家和政治家;

François Wahl,瑟伊出版社的編輯,編輯出版了拉康和德里達的著作;

François Weyergans (born 2 August 1941 Etterbeek, Brussels)比利時作家和導演;

François Regnault,法國哲學家,劇作家,編劇,曾與著名的當今拉康派領軍人物J C Milner著書;

Gerard Haddad,40年生於突尼斯,後赴法學習農業,成為農業學家,症狀嚴重,極度抑鬱,69年開始接受拉康的個人分析12載(68年9月到81年6月直至拉康大腸癌侵犯腦部無法工作,彌留去世前!),後成為精神病學家精神分析家,並將自己的經歷和個人分析寫成書:《拉康領養我的那天》
 

Gérard Xavier Marcel Depardieu (born 27 December 1948) 大鼻子情聖,法國著名演員,電影製片人,商人;

最近乾的壞事:「大鼻子情聖」傑拉爾-德帕迪約機艙內當眾撒尿:法國著名影星傑拉爾•德帕迪約近日在一趟因故延誤起飛的航班上,德帕迪約要求使用廁所被拒之後竟然就地解決。

Georges Bernier(21 September 1929 – 10 January 2005), 法國詼諧劇演員,Hara Kiri 雜誌創辦人;

Gorog夫人:
Françoise Gorog,精神病學家,精神分析家,巴黎聖安娜精神病醫院住院部主任,EPFCL成員;

Jean Allouch,當前著名的拉康派分析家,心理學和哲學出身,62年開始參加拉康討論班,著述有那麼幾本,跟拉康"回到弗洛伊德"單程火車上跳下的那幫人關係不錯;

個人網址:http://www.jeanallouch.com/
分析室地址:28 rue Vauquelin,75005 Paris ,téléphone : 01 45 87 80 76

Jean Beaufret (2 May 1907, Auzances – 7 August 1982, Paris)法國哲學家,德語專家,引進了海德格爾在法國的研究;

Jean-Claude Maleval,法國拉康派精神分析家,1981年開始為ECF的成員,Renne二大教授,當前法國著名分析家,在精神病和孤獨症上多有著述;

分析室地址:51 boulevard de Sévigné,35000 Rennes,téléphone : 02 99 63 84 33;fax :02 99 87 04 10
E-mail : jean-claude.maleval@uhb.fr

Jean Laplanche (21 June 1924 – 6 May 2012)理論家,精神分析家,與Leclaire同為第一批拉康派,後意識到拉康的「回到弗洛伊德」,其實是去到拉康的單程票之後最早跳下這班火車,回到弗洛伊德原始著作之人,由此產出《精神分析詞彙》一書,引入法語版弗洛伊德全集,並提出諸多問題,形成弗洛伊德研究7卷《問集》(problématiques)——雖然他不同意拉康的大他者等理論,但他以獨特方式認真閱讀弗洛伊德,比看兩本簡介精神分析的不知哪位「大師」的書就認為超越弗洛伊德之眾值得百倍尊敬,他讀弗洛伊德德文原典尚研究出7本《問題集》,並影響當今理論,這是什麼風範!同時,他也是巴黎7大精神分析博士學院創辦人。

Jean Louis Gault,精神病學家 精神分析家,ECF成員,現在每年去青島精神病院進行個案指導,我去過他一次討論班,關於漢語日語與精神分析的關係,他不懂漢語但日語很好——估計是日本混血兒,很早開始就促進了日本精神分析的發展。

Jean Oury (1924-)la borde精神病院院長,接受拉康27年的個人分析(1953-1980拉康去世,估計是史上最長的分析了),把瓜塔利引入精神分析的人,當前法國革命性治療精神病患者的著名分析家,在這個醫院,所有人的衣著不分等級,你不知道面前發藥或者講課的是病人,實習生,護士還是醫生,60年代反精神病學運動的代表人物:精神病院機構本身是精神病的;

90歲了,仍然跟隨拉康對分析家的告誡:不要在精神病面前退卻,老先生還在繼續開討論班。。。
La borde醫院主頁:http://www.cliniquedelaborde.com/

Jean Paul Satre:存在主義的薩特曾寫過《存在精神分析》的論文,而根據羅利寫的《面對面》一書,提到薩特研究想象力的哲學文章的時候,對幻覺感興趣,找到拉康密友聖安娜醫院的Lagache咨詢,後者推薦他注射酶斯卡靈體驗幻覺。此後,Satre短暫沈迷其中,非常抑鬱,曾找醫生咨詢。G Miller在《與拉康有約》中爆料說,這個醫生就是拉康,並之後做過短暫的分析。

Lefort, Rosine,與其夫均為拉康派孤獨症見長的精神分析家,著有大他者的誕生等精神分析對精神病兒童和孤獨症的個案詳盡研究著作。

Léon Chertok or Lejb Tchertok(31 October 1911, Vilnius, Vilna Governorate – July 1991, Deauville),法國精神病學家,在催眠和心身醫學上多有著述;

Marianne Oswald (January 9, 1901—February 25, 1985)歌手,演員;

馬洛尼夫婦:
Maud Mannoni (1923–1998),Dominique-Octave Mannoni (August 29 1899, Sologne – July 30 1989) ,都是拉康及後拉康時代的著名分析家,前者見長兒童精神分析;
 

Moustafa or Moustapha Safouan (born 1921)埃及裔法國拉康派精神分析家,著述甚豐;

他的《拉康—結構精神分析學》早有中譯本,只是譯文實在深奧難懂。

Melman Charles,法國牛逼級拉康派大師,拉康繼承人J A Miller的分析家,創立AFI後改名為ALI。

Nicos Poulantzas(21 September 1936 – 3 October 1979) 希臘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者,與阿爾都塞一道引發了結構馬克思主義;

Patrick Guyomard,巴黎七大精神分析博士學院教授,SPF主席,目前川大精神分析碩士點多名學生在他那裡攻博。


左邊這位即是。分析室地址:27 av Mac Mahon 75017 PARIS,電話:01 47 66 85 18

Philippe Julien,哲學教授,精神分析家,作家,EFP的成員,著有《閱讀拉康》等介紹性書籍;

Piera Aulagnier(婚前姓Spairani; 1923–1990), 法國著名精神病學家,精神分析家,著有:解釋的暴力與原初過程等書,精神病治療的精神分析家,後拉康派第四小組創始人。Pankow的弟子M Guibal的分析家(而他是霍大同教授的分析家,就是說成都精神分析中心的源發處之一);

Pierre-Félix Guattari(April 30, 1930 – August 29, 1992)機構中的心理治療師,精神分析家,符號學家 ,分裂分析創始人,60年代反精神病學運動的代表人物。著有《反俄狄浦斯》與《千高原》;

Pontalis, Jean Bertrand,le 15 janvier 1924 et mort le 15 janvier 2013,精神分析家,哲學家(師從梅洛 龐帝與薩特),作家,其精神分析散文著作《窗》有中譯本。

與Laplanche一起跳下拉康派火車,編輯《精神分析詞彙》一書。

Porge, Erik,拉康雜誌Essaim主編,精神病科醫生 精神分析家,2002年曾來蓉參加成都精神分析中心的大會,分析室地址:1 rue Mizon 75015 Paris,電話:08 99 96 37 89

Rey Pierre,記者,但患有社交恐懼症,找拉康開展了10年分析,認為幫助頗大,讓自己走出自戀,認識到:自己如此微小,也並不那麼覺得欠別人什麼。他將自己的經歷和個人分析寫成書出版:


《拉康那裡的時節》

Roland Castro,建築師,法國政治激進分子,

Schneiderman, Stuart,美國心理治療師,在美國引入多本拉康派的書籍。

其網址:http://www.stuartschneiderman.com/

Serge Leclaire(1924–1994)法國精神病學家,精神分析家,拉康前期代表學生,最早的拉康派,60年代從拉康的「回到弗洛伊德」的火車跳下,曾寫《獨角獸之夢》,實為自己在拉康那裡全面的分析的濃縮版(分析時間4年),成都中心的《精神分析筆記》可以找到譯作;

Soler, Colette,拉康派巨擎,擅長精神病的精神分析,著述甚多,

Vappereau, Jean-Michel,精神分析家,法國著名數學家,拓撲學家,後期與拉康構造結理論三傑之一,好像三個裡頭唯一還在世的。

網址:http://jeanmichel.vappereau.free.fr/

Widlöcher, Daniel,1929年生,法國精神病學家,精神分析教授,跟IPA,Kernberg等交流甚多。

X女士:法國三台2011年首播G Miller採訪完成的《與拉康有約》電視節目中一位女士提到自己的分析:

我生活在戰爭年代,周遭全是痛苦,飢餓,還有謊言,我找拉康,跟他說,我想見他:
這是40年後這個姑娘的採訪:


X女士:有天,我在會談中跟拉康講完一個夢,然後說我每天早上總是在5點準時醒來,然後我加上一句,5點正是蓋世太保(Gestapo )到猶太人的家裡抓他們的時候。拉康此時突然起身,走到我面前,用手背,非常-輕-輕-地-撫摸-過我的臉頰,我立刻明白,他是在對我說geste à peau(撫摸皮膚)。
G Miller:他把Gestapo 轉變成geste à peau【法文中同音】。
X女士:撫摸皮膚,或者說,非常-溫柔的動作,這不僅立馬消除了我的痛苦,而且-還產生了別的東西,見證就是,在今天,40多年後,當我記起這個事情,我還能感到它在我的臉頰上拂過。因為對於我,它再度喚起了人性。
【拉康能指功能實踐的見證,禪意甚濃啊!拉康稱為精神分析的行動(acte de la psychanalyse )。看到這裡,我也不得不隨她留下兩滴淚,哎,好嘛。說實話,流了兩滴半。】

另外,拉康的法定遺產繼承人:Jacques-Alain Miller

他的分析者:當今國內和美國流行的拉康派馬克思主義哲學家Slavoj Žižek:

依稀記得05年看Zizek在《實在界的面龐》中提到自己的症狀:我覺得自己沒有我的分析家J A Miller說的那麼糟,似乎隨時擔心我會自殺,我只是自己無法停止這種強迫性的書寫。【他年紀輕輕現在已經寫出了20-30本著述。書寫以便控制實在中的大他者的享樂,請見我翻譯的《增補的臨床》。】
另外,Miller曾在討論班公開地說,弗洛伊德和拉康曾說,英語世界對精神分析有著固有的抵抗,但我現在明白了,他們喜歡Žižek的拉康。他的書很多翻譯過來了,我不得不說,譯者們錯誤很多,但確實已經盡力了,目前國內精神分析的翻譯只能如此,精神分析是一門剛入國門未立足的專業,尤其專業語言;否則,我們這些人學法文幹什麼?從學術角度出發,繼續給英文法文不佳者大力推薦各種精神分析著作的台灣版。用Bion的話:思想等待思想者,而中國,思想之不可能是,其引進,等待嚴肅的內行的譯者們。
【比較一下,英文的弗洛伊德文集是弗洛伊德的弟子Stratchy一人獨立翻譯24卷,法文版本是分析家由Laplanche等統一翻譯;拉康的英譯本,文集由巴黎8大精神分析畢業的分析家Bruce Fink教授翻譯,其他討論班有很多譯本,也都為英美、澳洲或者愛爾蘭的拉康派分析家翻譯。國內,弗洛伊德目前主要著作由心理學家、文學家、英語專業或者哲學家合起來翻譯英譯版——而非德文版,拉康文集由外國語學院主任翻譯,齊澤克則是哲學界翻譯,拉康派《女人需要什麼》和Vanier《拉康》是法文系教授翻譯,Dolto是教育學界出資翻譯;中文世界,當前看來,只得等待台灣精神分析學會和沈志中先生等嚴肅而專業的弗洛伊德、客體關係、拉康的譯作。】

載入中...

© 台灣拉岡實踐與推廣協會